如果說有什麼深深地影響了現代社會民眾的思考能力,新聞業絕對是第一個被提到的。尤其在網路發達資訊浮濫的現在,新聞已經逐漸失去報導真相的能力,淪落為當權者或利益集團的打手,撥放剪接過、渲染過、抹黑過的內容,傳遞錯誤的訊息給民眾。聰明的個體也會利用媒體來反轉情勢,當狂熱者,不,無知的狂信者獲得了一個符合他們調性的片段之後,就會開始大肆宣揚。這是一個人人可以當審判者的年代。但是,該定罪的到底是誰?是誰要為弊案、謀殺案、詐欺案、叛國罪負責?

 

房思琪的事件告訴我們,真相是屬於懂得使用媒體的人。陳星透過影帶呼籲,不要為難他女兒,事情由他一個人承擔,不需要賠上三條命。不論他女兒是為了該死的父親或者只是整形被揭破而同時以各種方式自殺,對我來說都不重要:該負責的從頭到尾只有陳星一個,關他女兒什麼事呢?也有人說這是利用媒體來博取同情的方式,但在真相公布之前,猜測無益。因為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陳星就是一個連自己的女兒拿來利用的人,不值得同情,也不該被同情。他完全沒有擔當,如果他自己出面說明,他女兒也不會自殺。如果他在法律上真的沒有罪過,那就讓媒體來制裁吧,也許這是現在的新聞媒體唯一的作用了。如果有一天我在路上遇到陳星,我只會在他耳畔輕聲地說道:你殺了一個人。

 

媒體在《墜落之前》這本書裡舉足輕重。大衛就是搞媒體起家的,他一手帶出的比爾‧康寧漢是狂熱的節目主持人,一個藉由宣揚殉道者(大衛)來捧紅自己的名嘴,利用竊聽與抹黑得到關注的無恥敗類。為了讓話題持續熱度與有內容,編造與誘導議題朝向更有話題性的方向,跟台灣的中X新聞,TVXS,三XX森等等的有得比。尤其是中X,弄得我都不知道是在看戲還是新聞了,而且寫作還挺不像樣的,加油好嗎?在本書裡面,媒體作為一個提供「知」的角色,但是內容的真實性卻要由讀者判讀,因為對書中的每個角色來說,他們的認識即為「真」。

 

網路書店的廣告書案很驚悚的寫著2017年燒腦神作《墜落之前》!兇手,究竟是誰」的語句。的確,馬賽克式的寫出每位死者過去的經歷與上飛機前的最後時光在想什麼做什麼似乎是在給線索,但從那意識流的段落,彷彿要將某人一生的光影捕抓在一張照片中的筆觸,感覺不出來作者有要探討誰是兇手的意思。兇手是誰真的不是重點,重要的是過程。每個人為什麼踏上這架死亡班機,他們彼此都有直接或間接的關聯,是這些「巧合」將他們聯繫在一起的嗎?唯一兩位生還者中的史高,一個中年酒鬼畫家,最近開始振作的途中創造了一系列以災難為主題的作品,是與這架飛機上的所有人最沒有關係的。他成為了英雄,一個被標籤、物化、喪失本質的商品,在各個平台上大肆撥放,這卻只讓他感到困惑,並迫使他重新省視自我的價值。史高在這場災難中的獨特性也使他從英雄成為了嫌疑犯:你為什麼出現在那裡,這個毫無相干的人?為什麼畫了一系列悲劇的油畫?你與大衛的太太是否有姦情?你是不是想製造災難?他的過去會被毫無保留的挖出,像是考古一樣,他的畫作甚至被扣押,做為證物。如果其他死者彼此間有一定程度的互聯性,那史高跟整件事的連結就是「巧合」。

 

但是我們都知道,沒有巧合,只有未知。巧合是回推的結果,事實上卻已經且必然發生,是無法躲掉的。史高就是這麼剛好曾經熱衷游泳,在最後一刻踏上飛機,然後帶著濕冷的JJ一路游到岸上,好像他此生就是為了做這一件事一樣。對於媒體,對於觀看媒體的我們來說,可能的確是這樣,但是史高不會因為救了一個小男孩,生命就此暫停。他的人生,你的人生,我的人生,都不會因為單一事件而停止(除非你死掉啦),只要還活著,就有下一段路要走。對史高來說,他在這個經驗之前早已蛻變,因此從頭到尾他的態度沒有什麼改變,只是與其他人有了更深的連結,在最後為了保護某些人而挺身站出,面對指控他的人,直接道出真相,與他對這一切的疑惑。

 

在墜落之前,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小故事。死亡帶不走它們,死亡將它們帶來給我們,活在我們的記憶裡,成為咖啡杯上的污漬,文件夾上的迴紋針,夾在書頁裡作為書籤的發票。故事成為我們的一部分,故事就是我們的人生,等著被述說,等著被了解,或者成為下一個等待。英雄則是那個願意為別人挺身而出,面對自己的人。

 

 

創作者介紹

舞血愛麗絲的奇幻手札

coldking47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