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歐的文字有一種冷冽。不是俄羅斯那種刺骨寒風的冷,茫茫大雪將你凍住,讓你寸步難行,舉足為艱,而是像一道微小的冰河,從碎石地面攀上你的鞋子,滲進腳掌,緩慢的鑽入皮膚與肌肉,掠過神經,直達骨髓。他們大辣辣地說著故事,將證據與線索都擺在你眼前,但是隨著時間的過去,你感到發自內心的寒冷,你感覺到了那些痛楚、瘋狂與血液交織,空虛與死亡的迴盪。你發現其實黑暗潛伏在所有人的心中。

 

 

 

暴力、性犯罪、戀童癖、虐待….在殺人犯可以教化的台灣,已經不知道哪一項的罪責比較重了。虐童與戀童的題材相對少見,除了本身就不太令人討喜之外,要將這樣的故事有效的呈現也不容易。因為這樣的不太舒服就避之不談是不對的,為了避免悲劇一再發生,作者用文學的形式來探討在怎麼樣的世界裡會允許這可憎的暴行發生,還有最可怕的結果之一 怪物的誕生。

 

 

 

維多莉亞從小受到父親的性侵。如同傳統的中國思維一樣,父親在家中的權力是絕對的,這意味著母親即使知情,也不敢報警,或者透漏一絲訊息給其他人。受到心靈創傷的維多利亞轉而將心靈支柱投射到一個在假期才會遇到的男孩 一個純淨、不受汙染的弟弟,她決定要保護他,不能讓如此潔淨的存在受到玷汙。但是維多莉亞的「疏忽」讓那孩子意外死去,使得她的個性更加扭曲而且殘酷 烏鴉女孩就此誕生。

 

 

 

那些受害者受到的不只是虐待。嚴格來說,那些都不是傷害,而是投注愛的表現,是彼此競爭愛的結果。然而屍體終究引起了警方的注意,荷內特棄而不捨的追尋,卻被上司與神秘的團體所阻擋。另一方面,心理治療師蘇菲亞協助辦案的同時,也為自己的病患維多莉亞的錄音帶所感到困擾 其中有什麼不對勁,有什麼被深深的隱藏了起來。婚姻與家庭逐漸失敗的荷內特對蘇菲亞有種特殊、神祕的感情,那會是愛,還是另一種轉移

 

 

 

故事中提到很重要的部分是人格解離。問過了精神科的朋友,原則上人格之間是不能溝通的,所以像電影「分裂」那樣是否可以存在仍是未知。維多莉亞與她的烏鴉女孩是如此對立的存在:一個是破碎的靈魂,想要逃避,另一個則是受到黑暗的誘惑驅使,想要成就完美。也許身體問了消弭如此巨大的不同,於是產生了第三個人格。

 

 

 

除了戀童與虐童之外,女性在職場上受到的不合理對待似乎在各國是一致的。受到打壓與排擠似乎是定番,而且即使有男性同仁想要改變現況,也會受到同樣的待遇,更何況在他們要包庇某件邪惡的作為的情況下。事實上女性與男性的工作效能應該沒有差異,女性特有的直覺反而在特殊的工作中更加吃香。令人讚賞的是荷內特沒有因為這樣的不公對待灰心喪志,反而盡其可能的追查凶殺案,由於試閱只到第一部為止,令人期待後續的發展。

 

 

 

故事十分引人入勝,但是某位角色開始進入回想期與認知到真相的部分非常紊亂,讓人難以理解到底發生什麼事。期待烏鴉女孩會給我們帶來怎樣驚人的發展,真心覺得把台灣的性犯罪者跟虐童殺童者跟她關在一起會有很好的抑止效果

創作者介紹

舞血愛麗絲的奇幻手札

coldking47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