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有人直視你的雙眼,就能毫無死角一覽你的過去(並且附帶頭暈及衰弱的效果),看穿你內心的陰影,以可怕的聲音在你腦袋內說話,那的確是令人畏懼的事。想像一個孩子在這樣的環境長大,沒有人願意跟你雙眼直對,沒有人願意跟你玩耍,沒有朋友…..他會變成什麼樣的人?會有一顆什麼樣的心?

 

因此,迪娜沒有人格扭曲或黑化真的是一件不可思議的事。也許是年紀還小,抑或者是人性本善,她尚未沉淪到無可救藥的深淵裡?

 

現形師受人敬畏。他們作為異能者,卻不濫用自己的天賦,在需要或者受到徵召的時候挺身而出,為弱者取回公道,主持正義。然而迪娜的母親被捲入一場政治陰謀內:公爵夫人一家慘死在城堡內,酒醉而握著兇刃的嫌犯宣稱自己一無所知,現形師本人則被指控包庇兇手,將因此被判刑。迪娜要如何逃過充滿黑暗祕密的男人、惡龍的追捕、還有死亡女士的魔爪來拯救母親?

 

「看著自己的內心,問問自己:這麼做對嗎?這是一種正直、可敬的行為嗎?我只不過是盡了我該盡的責任而已。難道真相在這裡已經變得如此陌生,甚至要我賠上性命嗎?」

 

這是迪娜的母親在行刑前說的話。總覺得這樣的場景看著很熟悉,不是嗎?現在很流行的網路公審,以主持正義為名義,將嫌疑犯的名字職業居所肉搜出來暴露在陽光底下,無論他/她是否真的有罪,對他/她進行言語或人身的攻擊,直到下一個目標出現,劊子手們彷彿沒事一般的追逐獵殺新的罪人,而正義早已被遺忘。置身事外,這一切與我無關的想法很容易取得共鳴,但是不要忘記了,有一天可怕的罪行也可能出現在你身上,一昧地閃躲不會讓自己比較好過。但是過度參與,作為網路警察來審判一個我們一點也不認識的人?很簡單,很容易投入,將負面的情緒丟在一個陌生人身上多麼地容易啊,反正他死去也與我無關,世界上少了一個害蟲,我可是在替天行道呢。瞧,這就是問題的所在:對於生活、社會的不滿,現代人的情緒沒有宣洩的出口,怪異的新管道就此誕生:方便,快速,匿名性高,不用負責。

 

所以也許,我們必須要回到原點來問問自己;什麼是對的?

 

迪娜並非一開始就是個勇敢的女孩。如同所有的女主角一樣,她必須要經歷過層層的冒險,在落入險境的時候受到幫助,取得友誼的證明,在最低潮的時候聽到某個故人說的話,奮起完成不可能的任務。有趣的是,因為反派是私生子,所以有一種私生子都是壞人、不可一世的感覺。也許因為比較接近童書,為了矯正這個錯誤的印象,在後期多了一個善良的私生女的角色,作為反差跟比較。

 

本書的另一個主題是,洗心革面。尼可的前半生十分軟爛,儘管他有繼承的名份,卻沒有能力與勇氣完成他應該要做的事。相反的,德拉漢是私生子,他為了掌權痛下殺手,可以說有卓越的計畫與執行能力,但是毫無名分,因此他設下陷阱,讓人為他背黑鍋。尼可遇上迪娜之後,開始正視自己的人生,改過自新,為了某一個特定的人物而努力,因為迪娜不怕他,更不討厭他,甚至反而鼓勵這個跟她一起被關起來的人。迪娜將尼可善良的本性映照了出來,儘管她尚未受到訓練,卻已經是位優秀的現形師了。

 

全書劇情緊湊,毫無冷場,能夠僅用簡單的幾個句子就帶出一個人物的個性,可惜現形師的定位不夠明確,希望在續集裡面有更加充足的描述。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oldking470 的頭像
coldking470

舞血愛麗絲的奇幻手札

coldking47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