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人類發明戰爭大規模屠殺彼此之前,天災與疾病是造成文明滅亡的主因。細菌,病毒,黴菌,寄生蟲…..後抗生素世代的人們很幸福,不用飽受傳染性疾病折磨,快速而正確的使用藥物讓人類的存活率大幅增加。然而這些微生物並不全然只有壞處,事實上它們與人類共存共榮了許久,抗生素的存在反而打破了自然界締造的動態平衡,迫使它們產生抗藥性,突變,為了生存。

 

 

為了生存,你得要付出多少代價?

 

 

龍鱗癬沒有被鼓吹為天罰或是靈長類再進化的始源還蠻令人意外的。經過未知的感染途徑,身上會竄出如同龍的鱗片一般美麗的紋路,但是也代表著這些病人的末日 不知為何自燃而死。很快的美國變成一片燃燒中的土地,就像《陰屍路》或《異塵餘生》,法治已然死去,健康的人把病人喚作煙鬼,將他們當作獵物追殺。倖存的患者找到與龍鱗癬共存的方式:透過唱歌來穩定真菌,個體與個體之間的共鳴甚至能夠安穩人心,讓身體發出「輝光」。這個營地收留與保護被感染的人,提供一個安全,不愁吃穿的環境,對比外面世界的瘋狂與無理,這裡可以說是極為接近天堂的地方。然而這畢竟是個人治的社群,完全依賴神父的關懷與慈愛來維持,一旦這樣的支柱倒下,整個群體就會陷入混亂。你會很訝異長久以來建立的秩序是如此的脆弱,彼此的信任不堪一擊,為了在這樣的狀態維持群體的穩定,領導者開始不擇手段的打造秩序,即使這樣意味著拋棄人性。透過龍鱗蘚的共鳴,不懂事的孩子們成為瘋狂的教徒,邪教焉然誕生。

 

 

秩序,生存與身為人的尊嚴是否能夠並存?懷孕的護理師哈柏不願意為她無私而可能影響整個營地的舉動道歉。她認為她沒有做錯,護理師為了病人的生命與不適籌措醫療器材來進行治療有什麼不對嗎?但是一旦提到少數人的生命與多數人的安危,也許許多人就會不再為這些弱勢的人發聲,選擇含住那顆懲罰的石頭,默默的做潛在的迫害者。當全然立意良善的舉動被當作是處罰的原因,這樣的社會結構很快就會崩塌:維繫眾人的不是愛,是恐懼,恐懼被拋棄,害怕被排斥,沒有立身之地,不受保護。哈柏為了保全自己的孩子與其他人逃出營地(畢竟誰會想要留在一個威脅要殺了妳把小孩拿出來的地方啊),朝向口耳相傳,不知道是否真正存在的夢幻島前進….

 

 

作者成功地描繪了一個非常實際的末日後世界,以大量的細節與人物勾勒出秩序崩壞前後的反差,人在面對威脅時展現的勇氣與恐懼,以及因為自私而造成的傷害有多驚人。我很喜歡裡面討論無私的概念:無私是不存在的,必然是因為滿足自己或他人實質與心理上的欲求而產生的行動,就連哈柏也是為了自己的孩子而生存,這樣又怎能稱作「無私」呢?而不斷英勇獻身拯救眾人的消防員,也是為了贖罪而付出,離無私好像又更遠了一些。自私是人類的本性,也是人類得以活下去的原因。重要的是,即使在難以直視的末日光景,也要毫無保留的維持自我的尊嚴與價值。人類必然如消防員的鳳凰般死而復生。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oldking470 的頭像
coldking470

舞血愛麗絲的奇幻手札

coldking47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