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對宗教的事情總是有點敏感。

 

原因可以直指國小的時候自然課老師在放錄影帶之前,都會要大家閉上眼睛禱告。也曾經參加過一些教會的活動,但是除了玩遊戲跟拿糖果餅乾之類的,也沒有什麼吸引人的地方。但是被迫要禱告這件事令人不舒服,這在當時仍然無知的我心中留下了很不好的印象。國高中念的是私立天主教學校,雖然也有彌撒之類的儀式,也是大家都要參加,但是因為只要安安靜靜不說話,就不會有人說什麼,倒是也不討厭。還記得好朋友總是往宗輔室跑,宗輔室的老師會傾聽同學們的煩惱,但是從不傳教。這時候才知道,原來宗教是可以自由選擇的,是發自內心的接受,而不是盲從。

 

比較為人所知的邪教就是像奧姆真理教或是大衛教派這種有大規模衝突及死亡的教派,但事實上非主流、帶有負面價值、甚至營利的宗教,都可以被指稱是邪教,其規模可大可小,造成的影響也難以計數。在這種帶有詭異氣氛的異端教派裡,有許多都是與基督教有關的,領導者通常是一個有異常魅力的人(通常為男性),使其他信徒相信他就是上帝或屬靈或某種至高力量在地上的代行者,必須要經由滿足他提出來的條件才能到達天堂。該領導者常藉以獲取權力,大量的金錢,性剝奪教徒,進而限制教徒的自由。但是很遺憾的,這些宗教常常以信徒的死亡(還有其他非信徒被影響或殺害)作為終結,不論是吞下毒藥,自相殘殺,或是在政府的攻堅底下傷亡。最可怕的是,他們也許真的相信自己是先知,而自己的作為完全是合乎邏輯的。

 

什麼理由讓這些這些成年人盲從這些不合理的教規與做出超乎常理的舉動?《被提1992》提出了其中一種的解釋,但是不要忘記了,它仍然是一本小說(而且是推理性質很大的小說),因為真相至今未明,作者想要藉由這個故事探討發生在這些人,以及被影響的人,是活在怎樣的恐懼底下,是以什麼心態作出令人驚恐的行為。

 

作者成功地描述了那種詭譎的氣氛:深山中的教堂,先知嶄露不可思議的奇蹟,信徒瘋狂而盲目的祈禱,以信仰為名作出的噁心舉動,還有100多人死在教堂裡面的驚悚畫面。主角之一的男警探因為母親在1992年的被提事件上吊自殺後,一直活在陰影當中;另為一位女警探因為兇手殘殺小自己許多歲的女友而憤恨不已,但是她能夠做的事卻只有把他逮補,對於死掉的女孩子,她什麼都辦不到。受傷,破碎,脆弱,這些就是構成盲從信徒的重要特質。人類總是需要向很多事物妥協,否則無法活下去,但是卻又很容易困在那個哀傷的迴圈裡,因此當有人開口說:「我來救你吧!只要跟著我,你就會得到救贖。」有誰能不被這樣的說詞誘惑?而為了堅定自己的信仰,與增加救贖的機會,他們開始服從以前的自己絕對不會遵守的指令,於是曾經是善人的他們,現在則什麼都不是了,只有破碎的一顆心。

 

作者塑造了一個先知的形象,並以精神科的診斷加之在他身上,好似能讓他除罪化。因為畢竟,這個所謂的先知也是被害者,他妥協了擁有這樣的身分,深陷在角色扮演中無法離開,於是將自己受到的遭遇化為仇恨,將它們推往教徒身上。一向扮演善的他,實際上是如此的邪惡,即使用保護自己而衍伸出不同人格來解釋這樣的狀況,仍無法令人接受他犯下的罪過。

 

在類似的情況裡常可以看到超自然或是奇蹟的發生,儘管幾乎都是造假的,但是真正令人迷惑的是那種所有人同時進入狂喜、哭天搶地或是昏厥的狀況,好像所有人同時分享一種情緒一樣,好像他們在此刻是同一個體,這樣才能說明發生在後面不可思議的行為,因為事實上都是同一人所為,一個集體的意識。如何能夠撩起這種情況的發生才是最令人感興趣的地方。

 

作者用平實的文字描述了極其恐怖的景象,還有各個刑警因為過去發生的事而做出什麼樣的反應,不論在閱讀的豐富度與值得思考的問題上都有相當層次的編排,既過癮又發人深省。儘管我相信世界上有很多無法解釋的事存在,其中最為邪惡的,卻不是神或是魔鬼,而是人心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oldking470 的頭像
coldking470

舞血愛麗絲的奇幻手札

coldking47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